潺時、處暑、zine,critic,評論、視覺文化研究室
《潺時》

《潺時》 ISSUE.4 處暑

從本期開始,《潺時》有了新的轉向。

過去在疫情期間,我們以散文與日記文體陪伴各位,希望在推薦作品的同時發揮一定程度的情感支持效果。畢竟,防疫期間實在悶不可耐,大家都試圖在近似僵化的生活中尋找一點新活水。

如今防疫期間已過,我們也將正式邁向主理人預期的刊物模樣。從本期開始,我們將改以媒材分類,以獨立書寫者為單位書寫某作品的評論、介紹或批判。這種形式較類似於目前市面上常見的藝術評論雜誌,不同的是,我們仍保持彈性,並不固定每期出現的創作媒材,且書寫成員也將在某種程度上浮動。亦即,《潺時》將成為一個高度具開放性的評論場域,也將歡迎有興趣加入我們的讀者提供自己的觀點與洞見,期以《潺時》能盡微薄之力,提供一個可以自由評論且具有個人特色的平台。

本期我們收錄電影、音樂、書評及影展雜談,誠摯邀請各位與書寫者一同涉水,在無常且變動的溪流中探尋自己與作品間的特殊關係。


關於《潺時》

時如淙水,潺流無息

今日我們所識的時間與日期象徵著某種現代性的樣態,現代曆法標定一套通用、準確且具高度科學背景的思維。然而,時間的本質似乎與高度量化且可視的現代時間相悖,它從無實體,亦未曾現身,只寄宿在許多事物的表徵中。

回首過往,在現代曆法前節氣作為時間單位已有千年歷史。它除了用作農耕判別之途,更關乎宇宙、生命與自然的生息。24個節氣,將萬物劃分為二十四種面貌,從立春開始,是為萬物生長與農民春耕之時,一路行經小滿、秋分、冬至,完成四季的流轉,也讓時間悄悄流過一年。

在今日重新關照節氣,並不是某種懷古或標新,而是透過節氣的隱喻,重新認識時間、認識自然,也同時認識自己。如同西方自然哲學傳統或東方儒道圍繞的「氣」與「虛心」,兩者都從關照外物開始,試圖從其迴返自身。

《潺時》以節氣出發,望藉其對自然關照的隱喻尋回似乎被現代生活遺忘的時-身心態。每期形式與風格自由,惟皆以節氣為起點向讀者推薦也許能夠成為開啟時-身心通道的各種路標(如電影、文學、影像、動畫、展覽、食物⋯等)。希望所有讀者都能藉此浸入潺潺時間中,感知自我與自然間的關係。

▍完整刊物請至連結觀賞,更多內容將陸續於社群發佈

▍過往期數

第一期:issue.1 小暑
第二期:issue.2 大暑
第三期:issue.3 立秋

召集人|阿茲(視覺文化研究室)
主編|阿茲、午夜先生
執行主編|阿茲
視覺設計|阿茲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