潺時,節氣,zine,視覺文化研究室
《潺時》

《潺時》 ISSUE.2 大暑

一段時間未見,各位還好嗎?

不同於小暑一日熱三分的漸進,這段時間我們將體驗到前所未有的炎炙。第十二個節氣,同時也是一年正中的大暑,除了意象上的酷熱外,更昭示了年將過半。除了溫度帶來的躁動,近日更因好轉的疫情,社會逐漸開始鬆動,光是在房間就能感受到眾人隨時準備迸發的能動性。

似乎一切都到了臨界點:氣溫的高峰、人群的騷動、社會的解構…等。在此,我想試圖在這段日子中帶入一些冷冽,讓燥熱的心情降溫;或者,將即將滿溢的動盪情感移轉,以書寫傾瀉這份豐沛的情感。

本期捕獲了兩位主編六封往來的書信,窺探字裡行間對大暑、社會及世界的種種繆思。

同時,信件作為檔案,配上其餘附加的說明文件,最終將組成一個小型的檔案陳列展。將世界的炙熱、檔案的冷冽以及書寫者的熱情一併收進牛皮紙袋,期待各位打開時能夠進入某種想像的檔案庫情境。

yours sincerely,

Azhi


關於《潺時》

時如淙水,潺流無息

今日我們所識的時間與日期象徵著某種現代性的樣態,現代曆法標定一套通用、準確且具高度科學背景的思維。然而,時間的本質似乎與高度量化且可視的現代時間相悖,它從無實體,亦未曾現身,只寄宿在許多事物的表徵中。

回首過往,在現代曆法前節氣作為時間單位已有千年歷史。它除了用作農耕判別之途,更關乎宇宙、生命與自然的生息。24個節氣,將萬物劃分為二十四種面貌,從立春開始,是為萬物生長與農民春耕之時,一路行經小滿、秋分、冬至,完成四季的流轉,也讓時間悄悄流過一年。

在今日重新關照節氣,並不是某種懷古或標新,而是透過節氣的隱喻,重新認識時間、認識自然,也同時認識自己。如同西方自然哲學傳統或東方儒道圍繞的「氣」與「虛心」,兩者都從關照外物開始,試圖從其迴返自身。

《潺時》以節氣出發,望藉其對自然關照的隱喻尋回似乎被現代生活遺忘的時-身心態。每期形式與風格自由,惟皆以節氣為起點向讀者推薦也許能夠成為開啟時-身心通道的各種路標(如電影、文學、影像、動畫、展覽、食物⋯等)。希望所有讀者都能藉此浸入潺潺時間中,感知自我與自然間的關係。

▍完整刊物請至連結觀賞,更多內容將陸續於社群發佈

本期主體:六封信件,請至此連結閱讀。

▍過往期數

第一期:issue.1 小暑


召集人|阿茲(視覺文化研究室)
主編|阿茲、午夜先生
執行主編|阿茲
視覺設計|小捧

發佈留言